幽灵🍃

我见青山多妩媚,料青山,见我应如是。

【双北】就一个脑洞

一个因为跳楼而引发的脑洞(放心,不会填的)

占tag抱歉

话说预告里何老师的那一笑简直了!!!



大概就是,撒被人杀了,何帮他报仇,找到凶手之后,何把凶手杀了,最后何跳楼自杀了。


他回到家,把手上的血清理干净,洗了一个澡,洗去了身上的血腥味,他知道他不喜欢,换了身衣服,看了看时间,觉得也该有人发现甄的尸体了,他打了一通电话,打给了大勋。

“喂,何老师怎么了?”

“大勋,你来一下市中心大厦的天台上,我有事找你。”

“嗯,好的,何老师。”

二十分钟后,魏大勋来到了天台上,看到了站在天台边缘的何,今天天气并不好,还刮着风,显得何的身影有点瘦弱。

“何老师,你要干什么?”魏大勋看着何,觉得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发生。

“大勋,你来了。”何穿了一身蓝色西装,从口袋里拿出来一个U盘,向魏大勋扔了过去。

“这是甄杀害他的全部证据,你帮我交给警察。”魏大勋张了张嘴,却什么也没有说出来,至于这个“他”是谁,他们都心知肚明。

“大勋,我杀了甄,我替他报仇了。”何对着魏大勋一笑,“我现在要去找他了,你知道的他不喜欢孤独……”

“何老师……”魏大勋看着何向下跌去,疯了一样跑过去,想去抓住何,而那片衣角从他手指间划过,什么也没有抓到。回荡在耳边的只有那句“你帮我交给警察,我要去找他了……”

何的身体快速的下降,他听到了风在他耳边刮过的声音,像是有人在呼唤他,他知道那是他的爱人。

不知道过了多久,他感觉有人接住了他,熟悉的温度,以及这几天在他梦中出现了无数次眉眼,他抱住了那个人的脖颈,他看见了那个人在笑,他也勾起嘴角,他知道这一次不是梦,他们可以永远在一起了。

“撒撒,我来了……”


【双北】 十年 撒微笑×何美男

*搬个旧文,一个巨短的短篇
*什么时候写的我也忘了
*原谅我懒癌晚期

      十年,说快可以很快,说慢亦可很慢。

       对于何美男来说便是如此。十年过去了,再见到撒微笑的时候,初见的情景仿佛还在昨天,仿佛什么都没有变。只是他的微笑哥哥不再笑了,把自己隐藏在厚厚的外衣下,他不喜欢这样的微笑哥哥,让他感到疏远、陌生。“美男,你好。”呵,没有一丝感情,虽然依旧是当年的……称呼。“微笑……撒……撒微笑,你好。”礼貌的笑了笑,心却被一把刀狠狠的捅着。从当年的微笑哥哥到撒哥哥再到撒微笑,他竟然不知道叫他什么好了,就像他的发色一般,从五彩到单一,从熟悉到陌生。

     十年以来,他无数次梦到撒微笑,无数次幻想过他们再见时的情景。谁知道,竟然在这样的光景下相见。姐姐因车祸去世了,本来姐姐的病已经好了,她和微笑哥哥可以永远在一起了,他会祝福他们的,毕竟那是他最爱的两个人,只是他那颗心可能再也无法重见天日了吧,没事,十年来他的心早就习惯黑暗了。

     他们开完十年演唱会后发现甄有戏死在后台,当搜证时,何美男却发现凶手竟然是他的微笑哥哥!

     “我发现了一个秘密……”何美男走到撒微笑面前对他说着当年的那句话,对上撒微笑的眼眸。

     “怎么了?”撒微笑眼中充满疑惑,只是何美男什么也没说,便走开了。

     “凶手就是……何美男!”当撒微笑准备向前走的时候,却听到了那个令他意外的名字,美男?撒微笑转过脸去看何美男,发现那人正对着自己微笑,嘴角弯成了他们初见时的弧度。

     我发现了一个秘密,但我永远都不会拆穿他。

【双北】 青山入怀

*嗯……就当做国庆贺文吧
*请勿上升真人
*大型ooc现场          
*山神何×(不知道干什么的)摄影师撒



       我是一名摄影师,我有一个朋友,他姓撒,是一位法律高材生。现在和我们的团队一起做景点拍摄。
       我们是大学同学,也是关系比较好的朋友,撒在大学的时候很受欢迎,仰慕者很多,但撒都拒绝了,原因没有几个人知道,而我就是那几个人中的一位,因为啊,他的心里有白月光。
         撒是个做事极其稳重的人,但绝不是死板,他这人挺幽默的,有了他,我们的旅行途中有趣了很多。其实他是一个向往安稳生活的人,我怎么也想不明白,他为什么要和我们一起去旅行冒险。
         撒说他最喜欢山,尤其是青山。这个我是知道的。
         有一次,撒带我们来到了一座山,很美的山。梅、桃、竹、柏,遍山皆是。
         我们来到时候正是夏天,树叶在枝上推着挤着,当真是“佳木秀而繁阴”,风划过,树叶沙沙的响,山被墨绿色浸透渲染,天呈蔚蓝色,在山和天的交际处烟雾缭绕,一片烟云朦胧。蓝与绿混合在一起,极赋层次感,却不显突兀,就像一幅极美的水墨画。
        许是刚回国的原因,看了太多国外的欧式建筑,现在看到这样宛如水墨的山,顿时感觉心里清静悠闲了不少。
        我们在远处另一座山上,眺望着这座青山。撒就站在一旁,张开双臂,做出怀抱的姿势,缓缓道:“我见青山多妩媚,料青山、见我应如是……”
        风迎面扑来,吹动了他额间的碎发,那一刻,我分明看到了他眼角的一滴泪。
       后来,我才知道,这座山……他爱上了这座山。不,准确的说应该是他爱上了这座山的山神,不可思议吧,一开始我也不信。只是后来我见到了他,也不得不信。
        他告诉我,山神叫何,他们初遇是在他高中毕业的暑假,他去旅游,来到了这座山,遇见了何。后来的事情,他没有细说,可能是不愿意提及吧,反正就是他们从相识、相知、相爱,再到分离。再说到分离的时候,我第一次看见他那双明亮的眼睛出现了烟雾,迷茫而无措。
        不过或许是上天有情,何回来了。
        那一天,我们结束了一天的工作,回去的时候,撒突然去追一个人影,一把拽住了那个人的袖子,然后他们紧紧拥抱在一起,我清晰的听见撒说道:
        “我终于,又一次遇见你了!”

距离·ç¦»å¼€ 双北 偏何撒

        我已经追踪他很久了。

        不过,依旧毫无音讯,这个世界那么大,我要去那里找他?我又一次感到彷徨,说起来我第一次感到彷徨,还是很多年前他不告而别的那一天。
    
        唉,时间久了,也记不太清了,我只记的那天下了雨,很大很大,我看不见他的背影,什么也看不到,只有茫茫一片,就像那句歌词“刮风这天我试过握着你手,但偏偏雨渐渐大到我看你不见”。

        只是没想到,一别经年,再相见时,是在一场葬礼上。

        他的变化不大,一身黑色西装,庄重却不显严肃,领带一丝不苟挂在脖子上,胸前别着一朵白花,  眼睛里闪着光,脸上依旧挂着微笑,岁月并没有在他的脸上留下痕迹。只可惜,这微笑在葬礼上多少有点不合适,我想告诉他,可他也不过是对我一笑。

        他的性子还是像以前一-样温和,有几个小辈过来吵他也不恼,依旧是保持着微笑,  却也没有说一句话。就好像他从不会说话,像一只安静的木偶,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    我走上前去,握住了他的手,很冰。也对,每每到冬天,他的手都很凉,我记得有一次他过生日,我送了他一副手套。 后来,一-到冬天他就会带上那副手套。只是现在那手套也带不下去了吧。
        你这些年怎么过得,连一副手套也不 带!我想责备他两句,却什么也说不出口,只能用手包住他的手,给他暖暖。

        只可惜,效果真的不怎么样,很久他的手也没能暖和起来。有人走上去拍拍我的肩,见我没什么反应,便把我们拉开,又一次我和我的手离开了他,再也没能抓到....

        这场葬礼后,  他又消失了,我找了他好久好久,也没能找到他,我挺生气的,在大街上跑,跑到了一个地方,又看见了他,我问他为什么又一次离开我,他没有说话;我问他为什么要走,他没有说话;我问他这次还回来吗,他依旧没有说话……

         我恼羞成怒,不顾一切的吻上他,当我的唇触碰到那冰冷的照片时,我流泪了,因为那一刻我才意识到,我们之间的距离不是生离,而是死别!

        最后……最后我依旧是一个人。